记忆东丽

唐城遗址今尚在

作者:李默生     发布时间:2015-06-02        

军粮城是一座具有二千多年历史的古文化遗址。近三十年来,在军粮城的杨台、刘台、苗街、塘洼、东堼一带,出土了大批珍贵文物,发现了唐城文化遗址。在军粮城的西南前面,1957年曾经挖掘出战国时期到唐代的墓葬数十座和大量的随葬品。还有马、羊、猪、鸡等家禽,家畜的遗骸。砖室石棺,棺为六块大理石榫合而成,棺后放置大量的陶罐、陶豆,有绳纹、水波纹、菱形纹的残片。还有乐伎、童仆、奴婢俑、磨、碾、碓、车轮、硫、缸、瓮、砖等生产工具和生活用品。从这出土的文物中,足以说明远在两千年以前,这里已经成为陆地。我们的祖先,早就在这里定居下来。

军粮城不但有唐城遗址,还有唐和唐代以前的墓葬群,在刘台和塘洼都出土过镜、三彩釉,这出土文物物,除了战国和两汉时期的文物外,三彩釉,大部分都具有唐代早期出土文物的特征。这座古文化遗址的修建,很可能在唐代以前就形成了清康熙十三年(1674).《重修天津县志》里说:“基址尚存”。就是说还存在着遗址的城垣归迹。现在的杨台西南面.距离现在的军粮城大约二、三里左右,有一片高出地面的土台子。这座土台子,略呈方形,周围有一里左右。据当地人说,三十年前还有土城遗址的轮廓。近些年来,由于居民挖土和开垦荒地,再加上城市建设用土,原来的土台子已经不够完整了。在这里居住的老年人,还习惯地指着。那片土台子叫“西门”  这就更加证实了这座古文化遗址的可靠性。

追溯到唐代以前,军粮城和南面的泥沽海口(现在的泥沽)隔海遥遥相对。据说泥沽诲口就是当年的海河入海处。河北平原上的永济河、滹坨河、潞河三条大河汇流在一起叫“三会海口”,就是从军粮城和泥沽海口中间入渤海的。所谓“三会海口”是指的天津市金钢桥附近的三岔河口。

军粮城又是军事重镇,是通往天津蓟县的咽喉要道,是兵家必争之地。唐朝开始有了海运,军粮城就成为北方海口的重镇。唐王朝为了防止外敌契丹入侵,在蓟县派有重兵驻守。那时候从江淮海运到北方来的粮食、丝绸都在军粮城贮存,然后运往渔阳(现在的蓟县)。到了宋朝更是以海河(那时叫界河)为界,层层设防,步步为营和辽国隔河对峙。元朝漕运由水路入海河军粮城也是主要的存粮处。明朝末年在这里屯田。清朝还在这里设过义仓。据说军粮城还一度叫过聚粮城。近人甘眠羊编写的《新天津指南》上写道:  “军粮城聚粮城也”(大意)。1860年英法联军入侵天津,在北塘登陆后,分兵向军粮城发起进攻,僧格林沁的部将副都统德兴。阿曾在这里弃甲曳兵不战而逃。民国以来军阀混战,张作霖的奉军两次进关都是先派他的嫡系二十七师师长张作相率部进驻军粮城,然后才把司令部设在天津蔡家花园,免去了后顾之忧。所以说军粮城自古至今,在地理位置上,确是军事重镇。

军粮城在唐代的繁盛景况,唐代大诗人杜甫,在他的著名诗篇《后出塞》和《昔游诗》里,对当时南北海运的盛况,都有过生动的描写: 

后出塞

渔阳豪侠地, 击鼓吹笙竽。

云帆转辽海, 粳稻来东吴。

越罗与楚练, 照耀舆台躯。

诗中所说的渔阳,就是现在的蓟县。这里是说南北海运的船只,不仅运来粳稻,同时连苏州杭州的丝绸也运到北方,经由军粮城一带运往渔阳等地。

昔游诗

幽燕盛用武,供给亦劳哉!

吴门转粟帛,泛海凌蓬莱。

肉食三十万,猎射起黄埃。

诗中所说的吴门,就是现在的苏州。这首诗描写了水路运输的辛苦,把苏州的大米、丝绸,经山东运到北方来,不外是供给那些吃粮当兵的食用和统治者穿戴。从这些诗篇和出土文物中,不难看出迄今军粮城的兴衰和沧桑之变。地理的优越,经济的发展,引来各方黎民,使军粮城逐渐变成一个五方杂处之地。问起当地人的籍贯,遍及二十多个省市自治区。有的说是跟燕王扫北来的。有的说是从山西洪洞县大槐树底下搬来的。三村是河北省籍的居多。大安是山东省籍为主。老一辈的担筐背篓,逃荒要饭,吃两当兵,走过不同的坎坷曲折道路来到这里,都有一段艰难困苦的辛酸经历。这里民风纯朴,慷慨好客。历史虽然迈进了新的里程,人变了,景物变了,但是纯朴的美德还是一代接一代的传下来。

 笔者曾经访问过当地的老人,他们说,军粮城最早的名字叫“角飞城”,不知根据什么,还有待于知人订正。1931年商务印书馆出版的《中国古今地名大辞典》上说:军粮城是五代刘仁恭所建。据笔者所知,刘仁恭建的是梁城(宁河),不是军粮城。

热点新闻